互联网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联网电视 > 分析/视点

在CES里成为上帝

作者:AI财经社作者    来源:AI财经社   发布时间:2019-01-11 08:46:29

   【流媒体网】摘要:CES是一个梦想和现实交错的地方。每年人们带着一个个梦想汇聚到此,又带着一个个期望从这里离开。


 

  LG电子CTO朴一平缓缓走上台,问台下听众:技术真的让你们的生活变好了吗?

  “从1900年起,人类75%的日常工作已由机器替代;而未来,机器的认知机制也将达到高峰,AI将接管人们日常起居的更多方面,我称之为Auto-Magical Life。”

  在随后播放的短片里,主人公Mark被机器唤醒,由机器庆祝生日,为他购买牛奶,提醒他姐姐即将到来。一切都是自动的,毫无人工干预,甚至这些让Mark有点不习惯——机器“接管”了他的生活。

  这是CES2019揭幕演讲的一幕。在CES历史上,微软、英特尔、高通一直是揭幕演讲的主流选手,它们的产品和平台似乎无处不在。但这次,传统家电企业LG走上台前。

  (视频由AI财经社孙静录制、韩志鹏编辑)

  01

  智能家居新入口?

  人们猜测,智能家居可能真的不远了——2019年的CES是一片智能家居的海洋。

  一个有趣的现象正悄悄出现:中国展商主推智能电视,认为它是智能家居的核心。三星则主推智能音箱,看好音箱在家庭中的潜力。而在北美市场,谷歌语音助手Google assistant 和亚马逊语音助手Alexa则无孔不入,真正摆脱了硬件形态,渗入每个产品,成为贯穿家庭、出行一切场景的那个纽带。

  但不管是看好电视还是音箱,抢占客厅阵地的大尺寸和智能电视之战已经打响,尽管市场还没准备好——根据TCL数据,99%的北美消费者愿意购买2000美元以下的电视。

  今年,“骇人”电视霸占了CES的主展馆:三星最大尺寸电视达到98英寸,也有85英寸、82英寸。索尼则将8K电视的量产版本首次带上CES,展示了95英寸和85英寸两种型号。LG发布了88英寸的8K OLED屏幕。TCL也把85英寸的8K OLED电视带到了北美,还展示了采用micro LED的电视墙,理论上可以无限放大。

  按照中国楼房电梯的设计,最大运送的电视尺寸大概是75英寸,否则你需要用起重机把电视送进家,还要卸掉玻璃窗,安装费用高达好几万元。

  这些电视的另一共性,是都支持语音操控。三星的电视支持Google Assistant、Amazon Alexa和三星自己的Bixby;LG电视接入了自家的ThinQ智能平台;TCL电视根据不同销售市场,有Roku,也有Google assistant、Amazon Alexa等版本。

  而接下来就是电视与音箱的PK,谁将是智能家居的核心?TCL集团副总裁王轶对AI财经社说:“从我们的XESS开始,电视都是24小时在线,关了屏幕就是智能音箱。”他认为电视是天然的Hub,能成为客厅场景的智能家居入口。而TCL今年也把高端电视品牌XESS变成了智能家居品牌,将牙刷和镜子等生态产品装进去,彼此连接罩住整个家居。

  海信也肯定了智能电视的地位,“我们就是做电视的嘛。”海信一位人士说。不过,他也坦言,欧美消费者比起中国人,有很多现实顾虑:比如装一屋子智能设备会不会很耗电?在这方面,家电企业有一个观察,欧美消费者更看性价比,中国消费者反而会为电视新功能,比如智能控制买单。

  但在另一个轨道上,海外企业更看好音箱。对“入口”的分歧,与两地消费者的习惯差异有关。AI Robot加速器创始人宋玉杰对AI财经社分析:美国人一直有使用音箱的习惯,延伸到智能音箱很自然。CES的前身芝加哥音乐展,本就是一片音箱的海洋。如今CES展上仍随处可见笨重的黑色音箱,体积大到可用“壮观”来形容。

  尼尔森的报告称,2018年,有24%以上的美国家庭拥有智能音箱,68%的用户甚至会跟语音助手聊天。这一年代出生的美国小孩,已是“原生智能音箱一代”:受欺负甚至会找智能音箱倾诉。

  中国的智能音箱还在大厂砸钱的培育期,一个原因是中国消费者并没有家家使用音箱的传统。

  从电视入手的TCL和海信,自然路线是从硬件向软件攀登。比如,TCL在国内正开发智能平台,核心是人工智能的语义理解,试图笼络小米、vivo、华为等厂商。而三星看上去,也在从音箱、软件延展向外。

  对于中国和海外制造品牌的努力,Google Assistant这样的软件展商则一笑置之。“好吧,他们有他们的说法。”谷歌展台一位工作人员强调,智能助手并不是非要以音箱或电视为核心,而是要渗透到所有东西里。

  她张开双臂,对整墙的设备做了个“一切”的动作。在HEY GOOGLE的独立展馆中,“Google Assistant的朋友们”夸张地铺满了一整面墙:从电视、耳机、平板电脑、手机、手表,到微波炉、音箱和电饭锅。这让人想起百度世界大会上,DuerOS的“小度同学”也有异曲同工之处。

  (Google Assistant的朋友们)

  有人甚至说,今年CES展是谷歌和亚马逊的海洋,这句话并不为过:两大语音助手正凭借自己的服务生态,试图连接客厅、车内、外出的一切。消费电子设备已尽入麾下,logo随处可见,汽车也成了争夺对象。

  展馆外的福特汽车也属于Google Assistant的展示品。工作人员现场演示,用语音让汽车点火、在车里购物,语音助手还会提醒汽车加油。“任何车都能用”,工作人员手指“The Google Assistant for Any Car”的标牌说,只要你买一个相应的硬件插上就行,用福特车展示只是因为车主多。

  Amazon Alexa的主展台也是异常火爆,它还把展台开进了CES东区的汽车馆,用一辆宝马530e和一辆中国车厂拜腾的M-BYTE车做演示。连芯片大厂高通的车载系统平台上也出现了Alexa的身影。

  当谷歌和亚马逊攻城略地时,生态封闭、且不参加CES的苹果则在汽车展馆外打了一幅大广告,上面的广告语——发生在你iPhone里的,只会留在你iPhone里。下面是苹果隐私政策的网址。可能是在提请大家,轻信AI产品,可能会让你数据泄露,血本无归。

  阿里巴巴的橙黄色展台被一位意见领袖称作“含蓄”,意即低调不奢华,展台一半在展示天猫精灵,其内置AliGenie操作系统,能与合作伙伴的智能家电产品,如美的、海尔、LG、松下、格力、西门子和TCL互通。在展馆另一边停放的沃尔沃S60,同样内置了天猫精灵的语音助手,可以在车内购物等。工作人员解释说,未来语音助手还将接入汽车中控系统,实现语音操作远程点火等。“其实大厂的玩法是一样的,和谷歌亚马逊并没区别。”

  至少在CES上,凭借语音助手平台连接一切已经实现,但本质上还是LG电子CTO朴一平的那句发问:它们真的让你的生活更好了吗?

  着力投资科技企业的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煜全表示:“智能家居应该是在背后润物细无声的,不需要你控制就可以完成的。”否则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说话,并不比按按钮要高明多少。而能否跨越从“理解语音”到“理解生活习惯”的一步,可能成为智能家居的真正分水岭。

  这正是朴一平所说“Auto-Magical Life”的含义:那个短片的主人公Mark并不主动开口,他的生活却由智能助手悄无声息地推动,闹铃叫醒他,冰箱为他下单,洗衣机自动设定不同模式清洗衣物。当他和初次约会的女孩聊天没了话题,智能音箱适时打出的“Happy Birthday”成了新的话题引子。即便Mark这样一个对科技冷淡的人,智能助手也能让他的生活变得更好。但在没有实现“理解生活习惯”之前,简单的连接和操控,可能让智能家居成为伪命题。

  02

  5G火药桶即将点燃

  一边是家电企业的PK,一边是通信企业的刀光剑影。

  高通展台上“The Real 5G(真正的5G)”的广告语,隔着老远闪着蓝光,在展馆里穿透力极强。在真5G下面还写着一句话:“在4G时代,我们就曾解放智能手机的潜力”,霸气十足。展台上,高通的工作人员强调,高通是5G的真正发明者,从3GPP标准里就能看出来。“有公司声称他们也开发5G芯片,但他们没有实物,而我们的芯片已经用在现场了。”

  但被问到谁是“假”5G,工作人员又无不谨慎地说:你自己去体会吧。

  高通人士口中的“没有实物的5G”,可能包括华为、英特尔等一众竞争对手。华为第一个5G商用芯片巴龙5G01和5G商用终端5G CPE在2018年2月巴塞罗那通信展上已经发布,但2019年第一季度才会面世。据外媒报道,英特尔首个5G调制解调器XMM 8160将于2019年下半年投入使用,首款智能手机将于2020年上半年问世。而在高通的展台里,一些设备如VR已经内置了5G芯片。

  非常巧的是,英特尔和华为与高通处于同一展馆——东区中央展厅,但表现得很坦然。英特尔的展台与高通“背靠背”挨在一起,展区中“AI”氛围更浓。最显眼的是一辆2019款宝马X5,座舱已被改造成一个沉浸式娱乐平台。一进座舱,里面配备了各种屏幕和投影仪,音乐和灯光打造了一种独特的沉浸式氛围,这是自动驾驶汽车与乘客沟通的一种方式。

  在华为展台,展示着智能手机、电视、智能手表、电脑等终端,没有一个面向企业的5G解决方案。华为的展厅更像电子产品卖场。可能是华为想把5G实力,留给了下个月底的巴塞罗那。

  2018年,美国和韩国成为首批5G商用国家。美国第一大运营商AT&T说,2018年底之前,为美国12个城市提供5G服务,到2019年早些时候,至少在美国19个城市实现5G服务。由于目前市场上还没有5G商用手机,AT&T先从企业应用入手,包括医疗紧急救助、体育赛事直播、物流等。另一大运营商Verizon将于2019年早期提供5G服务。目前该公司已在美国四座城市开始试验5G毫米波技术。在亚太地区,韩国在2018年12月1日抢先发布5G服务。

  在CES开幕前的发布会上,高通宣布今年将有30余款5G终端设备面世,其中大部分是手机,搭载骁龙855移动平台和X50 5G调制解调器。现场,高通也展示了小米、OPPO、vivo的5G智能样机。

  高通工作人员也向AI财经社展示:在5G标准下,更大的传输带宽将能快速传输高清视频,这剪断了束缚VR设备的最后一根数据线。现场,一款连接着充电宝大小盒子的HTC VIVE VR眼镜,盒子里内置了高通的骁龙855移动平台。工作人员指了指房顶上的白色设备:“信号是从那里来的,传输到VR设备上,你就不必拖着线到处走了。 ”之前,VR眼镜配戴者必须拖着脑后一根长长的线行走,AR眼镜干脆被限制了活动范围,无法应用在工业生产领域等场景。

  而高通的最大野心,莫过于主宰汽车这个新智能设备。在CES发布会上,高通推出了新的骁龙汽车数字座舱系列平台,基于骁龙820A平台的技术,提供包括人车交互体验、情景安全、智能导航、多显示屏信息、沉浸式视频的一整套功能。

  无独有偶,三星在5G上也表现活跃,展示了端到端的5G方案,其中包括5G接入基站设备,这个设备已被三星和美国运营商verizon,应用到洛杉矶等城市。三星还展示了包括5G商用终端CPE、5G Massive MIMO单元。

  不仅如此,在三星展区内,还有一个沙盒演示着汽车如何与红绿灯、道路交互,自动寻路。“这一切都要基于5G技术”,工作人员挥动手臂说,“但还没有5G,所以都是设想。”说完,他又兴致勃勃地重新讲回车路一体的美好设计去了。

  03

  汽车离不开三股潮流

  由车企汇集成的一股新力量,继去年在CES上独自成馆之后,今年又塞满了CES一个大场馆。而且,无论奔驰这样的整车厂,ZF这样的tier 1供应商,还是英伟达和高通等芯片大厂,关注的重点颇为重合,都跳不出三样——自动驾驶、人车交互和车联网。

  今年,言必称自动驾驶成为一种政治正确。日产虽然只带来了一台电动跑车参展,也要强调自己还有L3级别的自动驾驶汽车。菲亚特克莱斯勒在北美运营着克莱斯勒、道奇、菲亚特和吉普,虽然只有克莱斯勒卖了大约6万台车给谷歌旗下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Waymo,却也要跟Waymo做邻居,沾沾自动驾驶的光。

  新造车势力拜腾这家融资到B轮、背后有腾讯、富士康、一汽和宁德时代的智能汽车公司,搬来了SUV和轿车参展。现场工作人员不忘介绍说,拜腾具备L3和L4级别自动驾驶技术,其中L3与博世合作,针对高速路场景,而L4和初创公司Aurora合作,能在大部分场景下行驶。

  但考虑到拜腾的两款车将在2019年开卖,而更早面市的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没有一家声称能在2019年开卖L3级别汽车,在场的工作人员对AI财经社表示,“其实这次来CES,是想展示一下内饰和操控体验,自动驾驶并不是重点。”

  而传统车厂奔驰,则干脆将CES当作一场车展,展出新款CLA轿车。开展第二天,奔驰还将一辆银色电动跑车搬到现场,它属于奔驰旗下的电动汽车品牌EQ。

  在汽车展馆中,真正傲视群雄的似乎是芯片企业英伟达。它的GPU(图形处理器)已是大部分自动驾驶汽车的核心计算单元,牢牢把控供应链的咽喉关卡。

  据称,在特斯拉Model 3的成本中,有30%是英伟达的自动驾驶系统Drive PX 2,而这还是黄仁勋给的友情价。2017年末,马斯克终于忍无可忍,表示要自研芯片,结束英伟达等少数芯片厂商的垄断时代。

  但在CES现场,英伟达还是展现出高通般“舍我其谁”的雄风:公开写明是“世界上第一个可获得的L2+自动驾驶的系统”。工作人员解释说,因为英伟达的方案是市面上真正可以买到的,这个方案包括传感器、自动驾驶处理以及车内与驾驶员交互判断驾驶状态的系统。当你坐在驾驶座位上,注意力却不集中时,这套系统就开始读秒然后给出警告。

  在展台的另一边,展示了一众使用英伟达GPU的tier 1厂商,如大陆、Veoneer、博世、德赛西威、ZF等。沃尔沃则购买了英伟达的Drive AGX Xavier自动驾驶平台,做成与tier 1厂商类似的方案,准备放在车里开卖。众多合作,也是英伟达的底气所在。

  有消息称,英伟达提供给沃尔沃的硬件,实际足够支撑L4级别的自动驾驶,但为谨慎起见还是定位为L2+。2016年,一辆特斯拉Model S白天撞上了一辆货车,导致驾驶员死亡,特斯拉指责自动驾驶方案供应商系统有缺陷,但对方则回应称自己明明在卖L2,却被特斯拉说成L3。此后,厂家便在这上面格外谨慎了。

  在菲亚特克莱斯勒展台背面,被拉来撑腰的自动驾驶公司Waymo格外引人关注。这是全世界上首个能获批没有方向盘在路上测试的自动驾驶车。过去,Waymo一直被同行诟病太过理想化,丰田就有人士说,Waymo车顶上的脚手架破环了汽车的重心和气动外形,“真开起来会翻车的”。此外,Waymo昂贵的自动驾驶方案,也被质疑卖不出去,“带行业后辈走了弯路。”

  如今,上路测试时的“脚手架”已变成光滑的气动外形:车顶上一个远场雷达,并不比出租车顶灯大;车身周围六个近场雷达,也与后视镜大小相当。它已经与一辆普通的量产车无异。

  工作人员介绍说,Waymo的商业模式不是卖车,也不卖自动驾驶解决方案,而是取代Uber,作自动驾驶的出租车之用。事实上,从2018年底开始,Waymo已经在美国凤凰城拉客运营了。目前,Waymo的技术是L4级别,也是街道上正式运营的最高级别车辆。在整个CES里,它也代表着自动驾驶在2018年的进步成果。

  除去自动驾驶,车联网也是汽车产业公司的心头好。在CES上,其讨论的核心在于,车与万物的通信标准,应当采用高通力推的C-V2X,还是更久远的DSRC(专用短距离通信)?

  C-V2X的好处在于,车辆高速移动时信号也不会衰减,这是一种不需运营商、车与车能直接通信的网络技术。2017年,C-V2X规范终于封顶,“作为 3GPP Release 14 通往 5G 道路的一部分”,高通在官宣中写道,“我们将引入新 C-V2X 技术。”这也是高通在汽车展馆的核心。

  在展会的另一端,本田力推的则是DSRC。工作人员介绍说:“比起蜂窝数据网络的C-V2X,DSRC更像是WiFi。”这一阵营正受到5G的挤压,因为需要建立专用的V2I(车对基础设施)网络。如果政府选了5G,就不会再重复投资DSRC。而5G到来已是大势所趋,因此高通印满全场的C-V2X,其实见证着一个横跨十余年争端胜利的到来。

  比起自动驾驶和车联网,人车交互则强调“重在参与”。当汽车成为新的智能硬件,谁能提供汽车座舱的应用,也就有了参与下一个时代的机会。

  从日产到家电企业LG和松下,都展示了客厅般的车内环境:乘客坐在里面无需驾驶,观看视频、购物成了正经事。其中松下的展台配备了炫酷的OLED车窗,用手向下一画就从半透明玻璃变成了屏幕,可以看交响会音乐会,或跟朋友视频聊天。而这正是LG电子CTO朴一平在开幕致辞中展现的:人类彻底从驾驶中解放出来,因此车内变成新的生活中心,甚至不比客厅逊色。而发生在客厅里的智能家居争夺战,自然也延伸到了车内。

  然而,这个如客厅般的汽车座舱,意味着要在高级别的自动驾驶车上,甚至是彻底免除人类干预的L5自动驾驶车上实现。而这样的自动驾驶还被认为是一个远在天边的梦,整车厂中只有日产选择以这种形式演示。其他车厂如奔驰和现代,宁愿尊重现实,在一些在商业园区等封闭环境行驶的低速车中演示人车交互体验,这些车的自动驾驶级别远比上街要低。

  值得一提的是,将汽车内部设计成起居室般的想法,据《浪潮之巅》作者吴军所说,流行始自国内自动驾驶创业公司驭势科技2017年在CES的亮相。

  “通用汽车一个总裁讲,通用也考虑过把车内部结构改成客厅型的,但这样一个方案在传统公司总通不过。现在好了,有了一个外来的案例证明,这种设计是可行的。”CES发挥了它巨大的引领作用,仅仅2年后,客厅式的汽车座舱设计就蔓延到整个CES展上,表达人们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在今年CES展的汽车展馆内,也出现了一台离经叛道的设备:由直升机厂商BELL设计的四旋翼“空中出租车”,它专为Uber打造,预计2022年开始在美国洛杉矶等地提供服务。Uber也煞有其事地和一众飞机制造、电池技术、房地产企业和监管机构达成合作。

  现场工作人员介绍说,“空中出租车”能每小时飞行153英里,是为无人驾驶设计的,尽管现场展示的还是个空壳。但比起L5级别的自动驾驶车,空中的士不仅缩短了行程,也更少受到环境干扰,实现全无人驾驶甚至能比汽车更早。很可能在偌大的展馆中,说不定,这款黑色的四翼空中的士反而会最先成为现实。

  CES是一个梦想和现实交错的地方。每年人们带着一个个梦想汇聚到此,又带着一个个期望从这里离开。技术真的让你们的生活变好了吗?根据历史经验,一般七八年后,其中一些炫酷的技术变成温暖的现实,也有一些技术被证明没有什么用。不过,没有关系,下一年人们还会拂去过往,再次来寻找新的燃点,去创造未来世界。

责任编辑:李平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