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联网电视 > 分析/视点

创维彩电王志国:我们有义务帮行业带来新东西

作者:佚名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18-10-20 10:41:21

  【流媒体网】摘要:全球彩电市场持续低迷,中国市场更是停止了增长,这种靠博取存量市场的挤压式竞争使得每个参与者都活得很艰难。互联网企业纷纷向彩电领域进军,祭出犀利的价格战和全新的商业模式,不断侵蚀传统彩电巨头的地盘。


 

  三个月前,以营销见长的创维集团(以下简称“集团”)内部有一项重要的人事任命,决定由集团CTO(首席技术官)王志国出任深圳创维-RGB电子有限公司(创维RGB公司)董事长。

  这对创维来说是一次重大的转变。创维以往能够从竞争异常激烈的彩电行业拼杀出来靠的就是营销,创维曾创造一系列经典的营销案例。

  如今,处于内外交困中的创维选择改变,大胆启用了这位80后、技术出身的“少帅”——王志国来执掌其占据70%营收的彩电业务。

  全球彩电市场持续低迷,中国市场更是停止了增长,这种靠博取存量市场的挤压式竞争使得每个参与者都活得很艰难。互联网企业纷纷向彩电领域进军,祭出犀利的价格战和全新的商业模式,不断侵蚀传统彩电巨头的地盘。

  这两年创维保守的策略未见成效,其销售量和利润出现下滑,业务陷入瓶颈。2017年度,另外两家竞争对手海信和TCL的彩电业务营收和利润已经超过创维。

  创维创始人黄宏生说:“原来我们是中国电视盈利之王,但2017年我们盈利大幅下跌,这个原因在于我们的创新能力,让我们感觉到整个研发的能力和效率下降了,我们对消费者创造价值的这种主动的奉献精神已经弱化。”

  今年7月10日,创维集团董事局主席赖伟德签发一份通知,正式宣告创维彩电业务板块人事调整拉开新的大幕。创维集团CTO、酷开网络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志国,于当日正式出任深圳创维-RGB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法人代表一职,任期3年。同时,创维集团总裁、创维数码CEO刘棠枝,不再兼任深圳创维-RGB电子有限公司的任何职务。

  此番人事调整也意味着创维开始对彩电业务进行重塑,放弃营销优先的固有打法,拥抱技术和产品,重新定位公司的竞争力。

  日前,澎湃新闻记者在上海独家专访了王志国。王志国身上还有明显的工程师痕迹,讲起技术滔滔不绝,讲话直来直去,异常坦率。

  对于自己为何能执掌创维彩电业务,王志国直率回答:“集团领导层认为常规的办法赢不了,需要突破和创新。”他也坦承,过去几年创维的彩电业务不符合大家的预期,下一步突围在于回归产品本身,做出超出预期的产品。“电视机主要问题是没有差异化,大家都把电视机当做显示器,这也是乐视电视短暂崛起的原因,但很显然这是不对的。”

  王志国的回答也与黄宏生日前的言论相呼应。黄宏生日前对记者说,启用王志国是集团领导层对创维过去30年来过于重视营销的反思。“我们对市场高度紧张,因此一直思考怎么能够把需求搞准,满足市场需求,但我们却忽略了研发方面的主动性。再加上现在商业模式、品牌营销的狂轰滥炸,(我们显得)有些苍白无力,所以必须要转型。”

  黄宏生还说,在这样的一种密集技术迭代的时代里面,创维要加大研发投入,通过技术创新和组织再造、人才的牵引,来发动新一轮的改革,这也是在挫折中成长的一个觉醒。

  “我能走到今天,很幸运”

  王志国在彩电行业能上位算是一个“异类”,彩电行业之前一直都是营销优先,高管晋升都是靠业绩说话,做技术转型成业务一把手的几乎没有。

  “我在创维能走到今天算是幸运!”王志国也意识到自己在创维是一个“异类”。

  他本科就读于东南大学,学的是能源工程,毕业后去德国留学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计算机专业。研究生毕业后曾在德国哈曼贝克电子任软件开发工程师,后主持开发基于框架结构设计高级嵌入式导航系统,这一系统后来被用在奥迪A8车上。

  2009年王志国回国加盟创维,帮助创维成立了软件研究所,任研究院院长,主持开发了创维酷开智能电视操作系统,这也是国内彩电行业第一个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

  2014年任创维旗下互联网运营公司——酷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成为创维旗下产业公司里最年轻的董事长。

  王志国说,他初到创维时任软件研究所所长,但其实是光杆司令一个,在与企业的磨合中遇到了很多困难和苦恼。“我刚到创维软件研究所时,想做一个公共软件平台,这个平台要能够持续升级,未来还能通过这个平台赚钱。当时提出这个想法时,没有人能懂。”

  因为创维一直以“营销为王”的战略在行业占据翘楚地位,所以通常这样的情况下,公司内部最具话语权的,是产品部和市场部这类为公司直接创造利润的部门,这导致王志国的很多解决方案无法得到落实。不被理解、不被信任是常事。

  “我曾开发了一款可以视频聊天的电视,只生产了2000台,因为各种原因,产品还未经历正式的市场考验就被淘汰了。当时自己非常受打击。后来又开发了一款云电视,这是创维历史上推广很成功的一次,用户实时下载内容还可以分享,但产品部门由于担心技术不成熟,而选择购买了一家外部公司的软件,没有用我们自己开发的。这样一次又一次的挫折,反而激发了我的斗志,反而成了我的动力源泉。我能走到今天很幸运,可能跟我一身正气、信念坚定有很大关系。”王志国称。

  2012年王志国带团队开发了天赐系统(创维酷开智能电视系统前身),成功受到了业界的关注。“最初,天赐系统开发出来并不被看好,大家容易陷入固有的思维,不愿意接受改变。后来海信推出了Vidaa系统,我们把两个系统比对PK一下。对比后,我们开机是12秒,Vidaa开机要30秒,很多指标我们完胜。所以集团高层立即决定召开发布会,上新品,大力推广天赐系统(天赐系统因商标被抢注,后改名为酷开系统)。”

  但创维酷开系统的“命运”并非一帆风顺。2015年阿里为了推广自己的操作系统阿里os,向各大彩电企业抛出诱饵,提的合作条件是只要电视机预装阿里os,每台补贴100元。粗略估计,创维和阿里进行战略合作,采用阿里os,三年将从阿里处收到15亿元补贴,这是一个相当诱人的条件。酷开系统又再次做好了被牺牲的准备。

  “领导从现实角度出发这样决策是没错的,但你用了别人的系统,就相当于没有了自己的灵魂,没有灵魂你就走不远。我那时已经判断出来电视外观屏一定同质化,但是问题是系统一定是不一样,有差异的,软件是有差异的。”最终,在王志国的坚持下,管理层决定用自己开发的系统。

  王志国透露,在创维终止与阿里OS的合作之前,黄宏生曾经问了他三个问题。

  “当时老板问我,如果不用阿里os,创维有什么机会赢?我说大家同质化,我们做差异化,能真正解决消费者痛点的差异化产品一定更好卖,似乎老板很喜欢差异化;另外你确定其他竞品不会用吗?我说但凡一家有梦想的公司,都不会放弃自己的灵魂(OS)。第三个问题很残酷,老板问,一台一百块钱,那五年300万台就得15个亿是吧?你能不能给我这些钱?压力好大,15个亿对于我当时来说就是一个数字。但我答应了。”

  2016年,由王志国担任董事长的酷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进行A轮融资,爱奇艺注资1.5亿元,2017年酷开B轮腾讯投资了3亿元进行战略投资,2018年酷开C轮融资,百度注资10.1亿元,取得11%的股份。此时的酷开总估值100亿元,三轮融资共拿到了近15亿元现金。

  三年,王志国用自己的方式兑现了当初的承诺。

  黄宏生的商业直觉和力挺

  王志国非常佩服黄宏生,“老板其实对很多技术也不太懂,他很多决定就是靠几十年的商业直觉,觉得这样做是对的,后来果然被证明是对的,这就是成功企业家的一种特质。”

  王志国也表示由于他为人直来直去,大家都觉得他是个很冲的人,创维高层对他出任彩电业务负责人也是有过顾虑的,但最终管理层还是达成了一致意见,这也少不了黄宏生的力挺,王志国认为,这是一次来之不易的信任,他要拼尽全力。

  “董事局主席赖伟德亲自宣布了我的任命,也许从产品研发战略上和酷开公司的经营上,集团高层认为我能做点事。”王志国自我总结道。

  无论怎样,这次出任彩电业务负责人一职,还是让王志国压力不小。

  创维集团上市实体创维数码(00751.HK)截止2018年3月31日的年度业绩显示:全年营收462亿港元,其中电视机业务占比为68.7%,即317亿港元。

  “集团董事会认为常规的打法赢不了,根本没有办法。”王志国称他的策略是从产品本身做文章,解决产品的同质化问题。

  正如创始人黄宏生自己的反思。当被问及董事会为何启用研发出身的“80后”王志国执掌创维电视时,黄宏生称:“惭愧。一直过于注重营销,这也是创维在30年的时候需要反思的地方。”

  “我们对市场高度紧张,因此一直思考怎么能够把需求搞准,满足市场需求,但我们却忽略了研发方面的主动性。再加上现在商业模式、品牌营销的狂轰滥炸,(我们显得)有些苍白无力,所以必须要转型。”在黄宏生看来,创维需要用科技创新来取代以前的老套的营销模式。

  重塑转型学华为

  正如黄宏生所言,过去的彩电都是老套的营销,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们需要用研发、用科技创新来取代以前的老套路。特别是现在发现,要让消费者感动,需要靠一个能够充分解决消费者痛点的、让大家惊艳不已的产品。”

  王志国则认为,目前的彩电已经被异化为一台显示器,这也是互联网品牌崛起的原因,但在他看来,这是不对的。“创维真正要学习的是华为,华为手机原本也很不起眼,但华为在很短时间内把手机做到极致,这点才是很可怕的。创维现在就要走华为这条路。”

  王志国认为,创维的电视机要加入很多科技含量,让消费者认识到买创维电视是物有所值的。

  王志国称,电视机并不是把内容呈现出来就好,而是要做优化。“如果电视机只是一台显示器,那么大家去买个盒子就可以了,为何还要买台电视机呢?”

  “我去年花600万美元定制一个名叫变色龙的芯片,内部很多人反对,觉得成本没法消化,但我说,不管你有没有办法消化,你们卖不卖得动,创维都必须做这件事情。因为不管你是什么图像进来,我要增强你的对比度。人肉眼在屏幕上看夜空星星是看不清楚的,但通过这芯片我让你能看得清楚,我们那个芯片能看67颗星星,普通芯片只能看60颗星星,就是我对画面进行了二次处理。”

  “第二点,以前胶片电影上面有雪花那叫噪点。这个噪点计算机是能修复的,我们用ps的技术,专门对胶片进行造型处理,将胶片的所有照片全部去除,看起来就像一个新鲜的,我们叫做视频修复。第三点,原始图像压缩后不清晰了,但我们要做到图像还原,网络压缩完的视频依然看得清晰。”王志国称,有了这颗芯片,创维可以修复很多以往的电视节目,在电视机上清晰的播放,这就是差异化。“商业模式永远都是建立在产品和价值上的,没有人认可低价。”

  “某些合资品牌。早期冲量的时候把价格放低了,然后消费者买回去,发现不是原来的品质了,低价当然会直接影响品质。所以这些短视行为导致了某些合资品牌的快速衰退。”王志国认为创维的出路还是做高端精品,做出消费者愿意买的产品。

  王志国在出任创维CTO后,对创维的研发体系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创维32个研究所所长岗位全部被取消,仅保留六个院长。我认为研究所不应该有什么管理岗位,大家都把办公室腾出来到大厅去办公。这一步很激烈,但整个研发一年之内没有人离职,整个团队精神焕然一新;我们的设计水平也得到了全面提升,设计师负责制,上到供应链,下到工厂,我赋予你权利,但出问题你就要负责,这样大家主观能动性就增强了。”

  “我们企业的这些快速的变革,很快市场就会感觉到,很快行业也会感觉到,消费者也会感受到,我们有义务帮行业带来新东西。我相信创维在一年内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当老大,就必须为行业做点样子出来。”王志国称。

责任编辑:王雪怡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