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联网电视 > 分析/视点

冯鑫:暴风电视最大的对手是小米

作者:杨阳YY    来源: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2018-04-13 15:46:40

   【流媒体网】摘要:过去一年,互联网电视领域基本完成了一次小洗牌,冯鑫也多次提到“行业老大乐视把自己干死了”。而有出局者就必然有入局者,小米、夏普、暴风等都是乐视电视腾出市场的抢食者。


 

  在宣布2018年战略是All for TV后,暴风在4月连发了两次新品。一是999元的40吋暴风AI电视4,对标小米999元的32吋4A,二是2999元起的暴风AI电视7,卖点是人工智能,告别遥控器。

  这基本代表了暴风目前的方向:在互联网电视领域追赶小米,将人工智能作为产品竞争点,为未来立足家庭互联网领域奠基。

  “我们希望暴风这个品牌在2020年以互联网电视和家庭互联网的名义立足于世,而2018、2019这两年是交接棒的时间。”暴风集团CEO冯鑫表示。

  在过去一年,互联网电视领域基本完成了一次小洗牌,冯鑫也多次提到“行业老大乐视把自己干死了”。而有出局者就必然有入局者,小米、夏普、暴风等都是乐视电视腾出市场的抢食者。

  从暴风的角度讲,已经拿下了一些乐视原来合作的代理商,例如乐视曾经最大的代理商宏图三胞,从竞争对手的角度讲,“去年小米做得非常好,应该是小米电视机翻身的一年或者是大跃进的一年。”冯鑫认为。

  奥维云网(AVC)全渠道推总数据也显示,2017年1-9月份小米电视销量同比增长99%,2017年第三季度小米4A系列分别占据线上市场中55英寸、49英寸、43英寸的销售排行榜第一位。

  不难发现暴风和小米还有很大的差距。“暴风要和小米竞争,本质是争夺价格段,定价权”,暴风TV CEO刘耀平认为,“某个重要价格段,谁做了压倒性的优质的产品和服务,谁就赢。”

  一个案例是在暴风推出999元40吋暴风AI电视4(40X)和1999元50吋暴风AI电视7C时,刘耀平提到,这是卡了1000元和2000元两个价格段,要先在这个价格段内做性价比最好的电视。

  因为刘耀平也明白短期内赶上小米的困难性,“风米之争一年打不完,小米的资源非常多,我们希望在第四季度的时候,某一个月能超过它。”

  这是暴风TV和小米作战策略是一个体现,而总体上讲,冯鑫认为和小米这样的厂商差异化竞争在于三条线:

  “一是传统的性价比的线;二是互联网服务和互联网技术,AI语音一定是未来互联网的主要交互方式,暴风去年下决心把这个当做公司未来互联网发展最重要的线来做;三是互联网增值服务,谁能够在互联网增值服务上做出率先突破就赢了。”

  “暴风电视最大的对手主要还是小米,我跟雷总表达过一个意思,”冯鑫认为,“传统电视厂商过去的市场份额最高也是不到20%的占比,我们肯定是在前三名的。”

  “而除了其他原因之外,暴风跟小米的竞争,还有个重要原因,是竞争到这个地步,传统电视机的落后性会更暴露出来。”这是冯鑫的看法。

  与此对应的一个趋势是传统电视厂商和BAT等互联网公司的合作正在加快加深。

  此前,传统的电视厂商已经发布了一些置入人工智能技术的电视,例如TCL的雷鸟人工智能电视,创维的“萨曼莎”人工智能系统,海尔的阿里四代电视等等。

  今年的一个现象是:腾讯宣布与长虹达成战略合作,旗下的腾讯叮当AI助手解决方案将登陆到长虹新一代智能电视上;百度11亿投资了酷开,成为其第二大股东,除了帮助自身拓展人工智能的落地场景外,也在某种程度上模糊了传统电视厂商和互联网电视厂商的差别。

  “进入到AI时代,电视已经变成了互联网品牌的PK,传统电视品牌慢慢都将被BAT招安”,让刘耀平急切的一个问题是,暴风TV需要和他们“抢时间”。

  从以往来看,传统电视厂商的优势在于供应链,互联网电视厂商的优势在于技术以及接入的服务,例如语音交互、智能推荐和家居控制等层面。尽管这些技术和应用尚未完全成熟,但成为电视产品的标配已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电视第一年、第二年的时候,传统电视厂商的优势更明显,他们把供应链管好,做好,卖好。但到今天,无论是产品提升还是技术升级迭代、互联网应用服务的连接,都是传统电视厂商没有干过的,对于暴风、小米这样的互联网公司来说,竞争在(向我们)转移。”冯鑫表示。

  冯鑫倾向于认为,暴风、小米等在互联网介入方面会比传统电视厂商的优势更明显,但他也承认,技术也并不能成为互联网电视厂商的壁垒。

  以语音识别为例,“我并没有认为一开始我们技术就是领先的,只是今天为止我们是第一个做AI电视的,做语音电视的,所以采用了很多用户服务需求,这个东西样本量更大才更有前途,没有样本量就没有前途。”

  除此之外,目前暴风电视在战略层面依然是不烧钱,“一是烧不起,二是今天大家都比较理性。如果是单品的话,是否烧钱另说。但我们整体来讲,硬件是不亏损。”

  这样“不烧钱”的一个背景原因在集团层面,暴风正面临两个问题。

  一是,VR业务发展不如预期,冯鑫认为,VR的硬件、软件、内容服务都不成熟,要到2019年5G大规模使用起来可能才会有大的进展;

  二是传统广告下降,2018年第一季度,暴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3130.98万元―2636.62万元,去年同期亏损为1647.89万元,主要是广告业务收入同比下降,影响了公司整体利润水平。

  冯鑫坦诚,“传统的视频平台很难再继续做下去,BAT三家全抢完了,我们很难分到羹,这确实是事实。”

  冯鑫对此的计划是发展信息流广告,让广告销售队伍引导客户进入大屏广告投放。“我们也要将互联网用户收费运营、金融业务、电商、游戏等商业业务逐一并顺应时机的在大屏和家庭互联网中推进。”发布会上那款斗地主便是一个缩影。

  基于这些增值服务,冯鑫认为2020年将会是一个节点,互联网电视会有比较好的收益。过去,冯鑫曾透露暴风2016年每卖出一台电视会亏损300-400块钱,2017年度暴风TV的收入规模和盈利能力都得到大幅提升,而现在暴风的计划是要在2018年底2019年达到盈利预期。

  这对应了另一个“不烧钱”的原因,“如果TV业务在2018年底达到盈利预期并符合相关要求,上市公司考虑寻求进一步增持股份,谋求暴风TV业务整体注入上市公司。”冯鑫在内部邮件中谈到。

  目前,暴风集团持有暴风统帅21.58%的股份,尽管持股比例低于50%,但由于暴风为暴风统帅的最大股东,在董事会中占有多数席位,实际控制其经营活动,因此纳入合并范围。

  暴风统帅对暴风集团的正面影响显而易见。暴风2017年度业绩快报显示,暴风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9.1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6.07%,增长的原因是暴风统帅在2017年度销量稳步提高,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增长约45%。

  这些也是为什么冯鑫在今年通过内部信表示“暴风过去的主战场是长视频APP,但今后将以互联网电视和家庭互联网立足于世”的重要原因。

  “现在能推动的是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互联网,与我们生活相关的是家庭互联网、汽车互联网,家庭互联网是重头趋势,我们已经认识清楚了;第二是智能音箱、智能电视机,突破点是把交互做清楚。”冯鑫认为。

  据冯鑫透露,暴风之后还会公布一个在家庭互联网上的规划“暴风全屋”,方向是做连接、数据分配、工艺分配、做系统,但不做小家电等硬件。

责任编辑:路明玉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