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联网电视 > 分析/视点

湖南卫视张勇:期待“智能人”助力中国视频界“智能创新”

作者:流媒体网    来源:流媒体网   发布时间:2017-12-22 15:17:26

   【流媒体网】消息:2016年智能电视大数据行业被视为爆发口,产业链上下游争前恐后纷纷布局,近两年行业迅速发展,但产业链上下游逐渐出现不稳定因素,灰色地带衍生、数据造假频发,行业开盘身份角色不明等等,都对行业产生了较坏的影响。

  12月22日下午,由勾正数据主办的2017中国OTT行业发展峰会在北京丽晶酒店举行。本次大会以“数领未来,视有所成”为主题,从传统媒体延展智能电视,旨在深挖二者之间的内在联系,预判未来发展趋势,推进二者价值的有效融合,探究OTT行业价值的变现之路。

  会上,湖南卫视总编室品牌部副经理张勇做了 《期待“智能人”助力中国视频界“智能创新”》的主题演讲!

微信图片_20171222151608.jpg

  以下为演讲全文:

  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

  我是湖南卫视总编室品牌部的副经理,张勇,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向大家做一些分享或者说做一些探讨,湖南卫视非常衷心的祝贺勾正数据、欢网组织这次2017中国OTT行业发展峰会,并且委派我来作为代表参加这次的会议。

  因为湖南卫视大家都知道,是一个定位成快乐青春的媒体,所以请允许我稍微俏皮一点,我想稍微抢一点主持人的工作,因为我平时还是一个比较喜欢学习的一个人,我把前面几位领导的讲座不一定划的对重点,但是还是把前面几位领导非常精彩的演讲当中的一些重要观点或者是数据复述一下,不会占用太多的时间。

  首先是我们白会长讲的视频行业以前一直是“跟”,现在到了一个“领”的阶段,我觉得这句话的力量是很大的,而且要做到这一点的话,包括湖南卫视在内的都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邓所长讲,我们整个视频行业已经从单向到双向,从广播到多元,这既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也有很多的可以值得做的新的事情在里面。

  陈秘书长讲,那个指标还真的没有听得很清楚,应该是一个关于健康方面很综合的指标,但是那个数据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也本身是平常经常做数据分析的,2015年综合的健康指标从2015年的10.25%到2020年,短短三年,从2017年开始增长到20%,到2050年增长到50%。

  最后是喻董事长讲的三大价值,规模价值、时间价值和用户价值。

微信图片_20171222133014.png

  我接下来还会把几位领导的报告好好认真学习,从简单的梳理可以看到,咱们这边既可以说站在新的风口,所谓的能够把猪都能飞起来的风口,但是挑战或者是要做的事情真的还蛮多的。我们湖南卫视总编室的主任周海和副主任王旭波来之前给我的要求,你去那边学习,也是要给勾正和欢网提要求的,各位领导也知道,我们媒体面临的压力非常大,我们所期望的数据是要为真正的运营做到很多的事情。

  我记得2015年在新疆欢网的吴总,那时候就看到项目推出的时候,短短两年时间,湖南卫视和欢网进行共研,我们已经和欢网签订正式的合作协议,在日常尝试着更加深入地去使用这套是数据。

  我们今天的标题是“期待智能人 致力于中国视频界智能创新”。其实智能人是什么呢?也就是大家讲的智能终端,它和普通的人不同的地方是在于它前面不是一个人,可能是一对母女或者一家好几口人,但也有可能是单独的一个人,在其他的情况之下可能就是一条宠物狗在那儿看,在做饭的时候电视是关着的,不能用简单的观众取代这个概念,这是我们的理解,所以智能人对于智能、对于家人,在智能这方面,我们相信欢网、勾正最擅长的。媒体,因为最终是要让人来收看,也需要影响人,所以我们其实更相对擅长或者更关注的是人这一方面。所以智能人它和传统电视用户可能有一些区别,但是我们更加关注到智能人能够捕捉到所有人的生活方式,能够推导出生活理念,从而活化到智能人,刚刚讲的健康指数能够从现在的8%到以后的50%,我们是有这个信心,媒体在这个里面能做很多正向的工作,大家生活的活化、观念的活化。

  对于智能创新,我们现在怎么样用OTT时代下的数据产品,在创新的前期的策划、规划,中期的调整以及事后的评估、总结,都用到智能人的很多维度。

  这是一个基本的判断,从整体上来讲,大家生活的多元化,生活方式其实已经有很多的维度,也有很多的层面,不光是经济收入带来的,不光学历水平带来的,有很多社会因素以及人的心理因素。如果我们让一档节目或者媒体平台,让人们完全因为一档节目达到我们说的活化或者提升他心理健康水准,其实是很难的。 但是在很多层当中,我们这个节目在某个阶段,比如说有七个阶段,让它从第五个阶段到第四个阶段,可能性其实是很大的,我们也是在日常工作当中不断的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刚刚喻总讲的,OTT会超过传统电视的一个趋势,这样的一个海量人里面,其实我们既需要分,也需要合,我们需要有一些维度把它分开也需要一些维度把它合起来。

微信图片_20171222133026.png

  这是一个判断,我们在原来整个的电视行业,大家津津乐道的是平均每天、每个人可能有3小时以上是在我们电视机之前的,这其实在一个特定的历史阶段起到很好的作用,不管是对于观众还是对于这个行业以及处于这个行业当中的组织来说,广告经营各个方面。但是大家随着整个社会的进步,我们越来越觉得因为电视台一档节目并不需要把观众固定在频道前面,我们需要有一定的节奏和周期光顾我们的频道,就像今天来到中国首都北京,也不要每个人都住在北京,只要有像OTT峰会这样好的盛会的时候,我们过来一下就OK了,我们会发现所有的惰性人群,他只有单纯的视频消费行为,价值是偏低的,如果没有连带的购买行为、消费行为或者影响他生活的话,这是惰性行为。但是其实他的连带行为更加丰富,在社交、消费或者是视频的消费关联度不高的话,是一个又看又用的效果的话,这种人群其实应该是电视媒体或者说视频行业更加关注的。

  我们怎么样去找这些活力人群或者说怎么样让内容产品和这些活力人群产生更加好的连接?而且这种连接是不断的在提升,不断的在改善的呢?我们觉得首先是我们的收视与传播的评估,量和质并重,再加入多圈层的组合定义,接下来主要向大家汇报的就是我们对多圈层组合定义的一些设想。

  我们其实作为电视的一个媒体,我们希望勾正、欢网这套数据能够帮助到我们更加好的认清用户,也就是认清我们的智能人,可能我们想现在有两种大的分类方式来进行圈层的标签定义,一个是媒介的消费行为,也就是视频消费行为,还有一个是媒介消费以外的,除了用智能电视甚至说除了上网、除了用手机之外,我还有哪些比较能够聚类的特征是能够捕捉的,捕捉之后是能够提炼的,提炼之后能够为媒体所用的。

  我们来看媒介消费以外的行为,这个其实是我们和欢网进行了一些紧急地商讨之后,可能还不全面,因为接到这个任务之后,正好欢网的姜女士我们到了长沙,花了大概一个下午的时间积极碰撞出来的初步的东西,我们现在觉得智能人不同于原来的抽样调查,有可能监测到以下四个方面的媒介消费之外的行为,第一个是所谓的很硬的东西,智能电视端的机型,就像咱们看微博,微博上面经常有这是小米发出来的、这是苹果发出来的,简单信息背后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它的那个机型、价格、以及尺寸,比如说仅仅是一个只有基本功能的稍微便宜一些的品牌,或者说它只不卡顿,只是满足这样的情况,或者说有语音的功能、清晰度不高或者尺寸更大,甚至说没有那个边的,就是一个很美观的,在家庭里面起来到一定的装饰作用的,这样一些方面反映了这个智能人或者这一类智能人他们对生活品质的追求,其实是不一样的。这个里面可能是客观的因素,也可能是主观的因素,我们暂且放在一边,起码给我们这样的一个信息,而且这一个信息不会是电视台来所谓的筛选用户或者说歧视某一部分用户的一个行为,而是说我们当做一个组合的维度之一。

  第二个是居住的小区位置,这个我们也很惊喜,如果说居住的小区位置或者是他的小区一定程度上可以实现的话,我们不是为了挑选或者抛弃某一群人,这样的话,哪怕是最简单的三层,大众一些的、中端一些的、高端一些的,同样对于生活的追求或者健康的追求很有可能是不一样的。普通一些人更多是管好我的小家,我家庭的小家,中端的一些社区,大家对于朋友、对于社会人脉有更多的追求,更高端的可能是有自己对于个人兴趣价值的实现,平时出去旅游,做自己的手工作品,会回归到大自然等等。所以这些方面也有一些有迹可循的地方。

  第三个是中国做得非常强的一点,汽车行业以及汽车使用,出行工具,既代表了我们的生活半径,其实也代表了,作为一个家庭或者说一个个体,他希望别人是怎么看他的。比如说,一个买甲壳虫的,大家认为他是比较潮流的,但是如果是一个买奔驰的,一定程度上是成功人士的标签会更强一些,这只是举一些例子。但是出行工具对于他的采集以及整合,对我们在做内容创新或者说内容研发的时候,其实也是很有作用的。

  第四个是我们所谓的人生阶段,比如说,未婚的、热恋的、已婚的、有小孩的、小孩在培育期的、小孩已经走出社会的,每一个阶段,这其实对于我们内容创新的影响就更大了,这个地方甚至是说有可能,这个东西还看得不是很准。比如,原来我们的收视调查行为是针对个体的,男的、女的,什么年龄的、什么学历的,一定程度上咱们做节目的时候会有一种倾向,会愿意把某一类偏好的人会做到更透一些,但现在如果智能人,当然我知道勾正、欢网也在做到个体的分层,但是智能人他本身是一个以家庭为载体的一个事实或者说这是一个客观的事实,他有可能帮到我们电视,中国的视频业更加让这种有和谐温暖的、正能量的家庭主屏的收看会迎来新的高峰,当然这是一个期许。

微信图片_20171222133030.png

  第五、第六、第七有更多的路径,不再介绍了。

  另外,与媒介消费相关的,也是四个维度,第一个维度是活跃与唤醒,这是一个比较大的维度,我们知道手机也好或者是电视也好,大家不可能每天都开机,不可能每天把电视机打开,但会有唤醒的范围或者是一个比例,有一个频率。我们这边初步分成四层,第一层是沙发土豆,年龄比较大了或者低幼,接收信息比较少;第二层是利用智能电视要么来放松身心,要么来接受信息;第三层是可被唤醒,但是你的平台,你的节目如果没有那么好,没有那么优秀就不必唤醒了。所以对于湖南卫视,我们自己认为来说,最佳看重的是中间两类人群,第一个是利用智能电视来放松和接收信息的,还有一个可被唤醒的,我们叫做开源,我们也要为视频打开更多的源头。第二个是品类与消费,这是我们经常在做的,对于音乐、综艺,因为勾正、欢网数据可以被定义的,音乐类节目里面,如果喜欢的话可以推出一些像音乐鉴赏类的节目,这里面有很多可以想象的空间。

  第三个是蛛网模型,用一个生命动态的方式来看待大家消费智能电视这件事情。

  第四个是点播。

  蛛网模型是从别的频道进入到这个频道还是一开机就在这个频道,很细节的问题,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了,这里面很有意思的一点,我们会看到智能人是怎么动态的来看待这个频道和节目的,如果季播节目开始吸引了很多的眼球,但是后续如果不是很厉害,这个蛛网图形是会变化的,如果一个频道在很多方面做出了努力,这个在蛛网图形里面也可以看得见的。

  这是生活理念的对应,不赘述了。

  最终,既是一个小结,也是和电视媒体关联更紧的一个地方,前面我们是说智能人,这可能是我们希望勾正、欢网做得更强更细,也更加专业,比较权威的。智能创新是我们视频创新为已任,中间的话一个是生活方式、一个是生活理念,生活方式刚刚前面讲了四个维度,还有更多的生活方式,生活理念其实不是那么容易改变,但是也是有可能去松动或者说改变的,我们通过智能人的生活方式来推导他的生活理念,通过生活理念指导我们的智能创新,同时创新之后的内容能够影响到观众的生活理念,进而能够改善到咱们的生活方式。几个维度分别对应到智能创新,第一个是内容套路的程度,节目的品质感,这是和体验的目标关联的,不一定把套路看成完全贬义的词。第二个是通过我们对他社会社交的社会氛围看到他对内容的真实与复杂程度,越大众越普通的对复杂程度信息的要求偏低一些,但是越到精英、越到高端的人群,他对于视频信息真实与复杂程度会更高一些。第三个是生活半径和个性彰显,对于我们的话题选择有一些关联。最后一个是人生阶段,但是是一个特别重要的维度。

  和媒介消费相关的这四个维度,一个是内容的新锐程度,越是难被唤醒的一群人,对内容的新锐程度越高的,第二个是品类消费维度指导我们做组合的杂交式的创新以及判断品类的保护度,第三个是蛛网载波的分析,帮助我们持续的预警、改进和优化内容,第四个是直播与点播发现新的蓝海和新的价值。

  在各位领导的面前就不念了,我会觉得一定程度上正好是在于我们的视频行业拿的大勺子,有一点无所适从的时候,我们内容太浓了,大家会觉得像药一样吐出来,我们这八个维度像八宝蒸笼一样可以做出更好精神的食品。最终期待台网端三方合作更加创新。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张君华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