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联网电视 > 分析/视点

国广东方宫玉国:精耕细作 促进产业协同发展

作者:流媒体网    来源:流媒体网   发布时间:2016-12-09 10:47:39

  【流媒体网】消息:12月9日,在第四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的互联网电视产业高峰论坛上,国广东方总经理宫玉国出席开幕大会并发表了题为《精耕细作 促进产业协同发展》的演讲,以下是演讲内容:

   各位领导,各位同业,各位来宾,我代表国广东方向各位围绕着今天的主题“商业化探索和良性发展”做个汇报,实际上就是八个字,这也是目前国广东方想分析的:精耕细作和协同发展。这个图是去年的网络视听大会在该论坛上,国广东方向在场的各位嘉宾汇报国广东方在整个互联网电视建设过程中我们的产业思路和产业布局。去年汇报了我们以CIBN互联网电视平台形成了自己的一个产业链条,形成了自己的一个小生态。今年2016年借这个机会做个汇报,以平台为圆心的事情上,国广东方还是做了一些事情,一个社会比较关注的事情,就是我们与乐视共同合作,把乐视全体用户和服务迁移到了CIBN互联网电视上,这是大家都比较关心的,也知道这是一件挺大的事,甚至有人也认为我们占了一个大便宜,但事实上这中间的酸甜苦辣只有我们知道,因为确实是一个播控牌照的运营商和我们的商业机构如何能够形成良好的合作,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需要相互之间的协作,相互之间的理解,相互之间的博弈,幸运的是我们整个工作完成得还比较不错的,我们国广东方一直坚持有底线,政策是红线,在红线不能碰的情况下我们双方之间怎么能够开展较为灵活的合作。应该说我们完成了这项工作,这既是我们的业务,也是我们的工作。

  第二点,国广东方坦率讲我们在7张牌照里底子是最薄的,我们过去缺很多东西。但是2016年国广东方搭建了自己完整的端到端或者全案的解决方案,从信息的获取、转码、CDN、分发等等,我当时向我们领导汇报的时候,我说我们终于甩掉了没有自主的技术能力的帽子。此前国广东方的平台是外包的,是合作的,但是现在国广东方拥有了全案的解决方案,不仅服务于我们自身,服务于我们体系内的方方面面,我们也能对外进行服务、对外进行合作,这是平台的部分。

  平台上接什么样的内容?常规的事情我就不讲了,在内容整个建设上我想分享国广东方追求的两个字:特色。也就是说我们能不能做一些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情,这个可能是作为国广东方本身以国际台为背景的,我们先天不具备视频基因,甚至说缺少互联网基因的机构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前面我讲了集成也好,内容的获取也好,通过内容的版权交易形成广告收入,形成付费服务这些事情我不讲,我只讲我们自己在特色内容上做了什么。今年应该是国广东方正式向广电总局提前做境外引进的第一年,我们要从海外引进内容,这个事先是没有的。但是我们引进什么?我们的原则很明确,不允许引进美剧,不是说不允许,是我不要美剧,我引进它干嘛呢。国际台最大的优势是我们拥有语言优势,我们有65种语言的翻译人才,我们引进非通用语的,非主流的所谓市场的那些内容,引进伊朗、泰国、以色列,其他的这些国家的优秀的电影、电视剧、影视内容、纪录片,这个东西本身是我们国际台的优势,这就是我的母体给我们的优势,所以在内容引进上我们今年会有一些动作。

  在内容的创制上,今年我们自己也做了一个小的机制的探索,就是我们的内容孵化。所谓内容孵化是国广东方出钱,然后找大咖,然后找制作团队,然后互相分利益,把利益关系讲清楚,我们去孵化一些原创、自制的内容。比如说我们跟史航先生打造一档独立旅行的节目,现在应该说效果还不错,而且也引起友商的关注,甚至跟我们探讨能不能重新塑造,让它更网络一点,更大众一点,年龄更25岁一点。但是,对此我们的态度是拒绝的。为什么?这个是独立的,我们不接受任何商业的因素,就想做一个真正纯粹的一个平台。所以我们想构成一个以泛生活、泛娱乐的生活派的原创内容的孵化体系,这是我们正在做的。

  同时,大屏端必须跟接地,O2O也好,线上线下也好,这是趋视。另外,我们的文化生活有很多乏味的地方,甚至坦率来讲有时候我拿着遥控器看我们的东西我都不知道看什么,因为还是窄。我现在推东方大剧院,我们要把现场演出,无论是话剧、戏剧等等,我们把它搬到互联网去,打破地域的限制。我们现在在舞台演出就是方圆之地那点人,现在我们已经推出东方大剧院,已经转播了3场演出,跟上海越剧团,跟一些机构已经开启了项目,包括今年国广东方还协同合作方投资了一部儿童音乐剧,叫《海的女儿》,是中国的丹麦共同打造的儿童剧,既有线下演出,也有线上转播,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希望做点跟别人不一样的事。也许明年的年初,可能大家还会在我们的平台上看到我们会有一条网络院线,是特定内容的网络院线,这是在视频内容建设上做的事情。

  接下来我再向大家汇报我们在服务上做的事。我有一个观点可能是错的,但是我想用实践证明是错的。但是靠视频内容,一个视频的网站,一个互联网的公司,我难以相信它能支撑大规模营运。为什么?我们看互联网的发展现在挣钱的做电商的阿里,是腾讯,腾讯的收入绝大部分来自于游戏,还有基于社交产生出来的卖人的钱,所以在这点上国广东方在守住我们的基准、基本,就是在内容建设上既要保证我们的媒体属性,又要保证我们的内容平台的属性,同时我们要做服务,要把圆心做起来。互联网电视不进是看的,它应该是用的,它应该是玩的,如果把它当成看的就小瞧了互联网电视。我们在做电商,而且有一定的感想。我分享两个数据,通过国广东方CIBN电视成交的电商业务有两个数字:第一,我们的客单价1100块钱,电视购物的客单价基本上在300-500,我们是1100。第二,千人的购买力我们是千分之五。在这点上,我们的电商以跨界、跨端、跨屏,然后以视频为核心,这个事情给我们未来也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第二,游戏,刚才讲互联网能挣钱拍着脑袋想就是电商游戏,坦率来讲游戏的爆发期没到,还得养,养到什么时候,不知道。不知道的事不说,但是我们要养,我们要想,我们要做。在游戏上国广东方首住VR,首住未来。我觉得VR有两个方向能赚钱,第一是VR游戏,第二是2B的VR,而不是2C的看VR电影,那个东西本身我觉得不是刚需。短期内两个投资方向:第一,2B的VR的作品,VR的房地产商函等等。第二,VR游戏,所以我们的游戏公司守住VR。同时我们守着游戏属性,在我的平台上我的世界单天用户在这上头的粉丝6万,还是8万,在这上头我们在聚集我们的能量,聚集我们的势能,然后迎接未来的游戏。中国还有一轮小霸王时代,你们年轻人可能没玩过,我玩过,家家都有一个小霸王的游戏机,我相信将来还会有。

  第三,我们不会忽视25岁以下的人,所以我们也在做我们的演绎,但是我们的特点还是做跟别人不一样的事。我们发起了校园音乐复兴计划,跟100所大学高校形成了联盟,然后我们去做校园的演出,校园歌手的经济,基于校园本身衍生出来的一些其他的东西,这件事情我们也在做。

  第四,教育。第五,健康。如果大家感兴趣,因为时间有限所以我不想再多说了,如果大家有兴趣在展台上你们可以看看我们的教育的产品和我们健康的产品。我多说一句关于健康的,怎么做健康,我们在以大屏为一个圆心,以资讯为桥梁,以我们的播控为基础开放接口,与市面上的智能硬件,包括智能的血压仪,智能的血糖仪可连网的进行连通,我们大平台做标准,做监控,然后在云端提供存储,提供服务,提供后台,提供包括一些咨询等等,还是做媒介。如果大家感兴趣,欢迎大家到展台看看我们的东西。

  关于教育,教育是国广东方一直想做的,但是我们觉得教育有一件事,教育如果说不能形成刚需,如果只是课件是教育,这种不是教育,这种不是互联网教育,所以我们的项目在内部起得很早,但是我们一直没有立项,我们自己内部孵化原则就是从项目组到事业部,到最后项目公司,但是我们教育项目成立项目组,到现在没有成立事业部,原因是没有互动。

  在服务体系我们干了这样一些事情,在渠道上垂直水平大家都是同行,这块我也不讲,也不班门弄斧。讲讲我们在海外和专业化上做些什么事。大家可能清楚我们的母体是中国国际广播电视台,我们把海外市场和国内市场作为两个市场共同看待,在海外市场的建设中,我们有一点小体会,先说我们的实践,国广东方目前在泰国有自己的公司,目前会在土耳其,在日本,我们还参股了新西兰的一家部大的电信运营商。关于海外市场我分享一个体会,它绝不是一炮打天下,一站到底的业务模型,也就是说通用的内容传播是存在的,但是真正本地化、个性化,甚至是说基于当地的文化、民俗、商业等等,去考虑的商业模式是追求的。我们是以点代面,泰国和土耳其是两个国家、两个风俗,你用同样一件事是干不了的,首先语言干不了,第二风俗干不了。土耳其穆斯林兄弟居多,你能把我们平台上的内容不经过审核,在摘阅能够去播放吗?所以真正的个性化、本土化这是我们在海外建设中我们想坚持的。当然,这条路也得走,成功得了成功不被我还是不知道,互联网未来是什么样的谁能说得清,但是走我自己的路。

  第二,专业化,或者行业化。实际上互联网本身存在着很多的空白点,所谓空白点就是场景,有很多场景实际上是我们忽略掉的。比如说长途客运大巴,大家坐过长途客运大巴那是短期渐进的,在这个事情上我们也在做一些挖掘,在场景服务上我们要探索一些可能的商业计划。

  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国广东方做事情坚持两个原则,也是我们的生意经。一方面我们有我们的职责,另一方面我们就是做生意经,我们的生意经很简单:第一,做离钱近的生意,游戏离钱近,电商离钱近,什么离钱近做什么。第二,我们做有情怀的生意,我们真的是在做服务。也许有一天您看到我们还在做公益,但是我们会把公益产业化,我们还会做非遗,我们把非遗产品奢侈品话。

  第三,软硬兼施,虚实结合。虚实结合实线是我自己要建的,我们国广东方可能是7张牌照方目前为止唯一一家拥有自有品牌的电视机、机顶盒的牌照方,所以我们的产业链条还是较为完整的。我们有我们自有品牌叫CAN,我们有智能终端的品牌,也欢迎大家将来换电视机的时候考虑考虑我们。虚线就是合作,国广东方我们软硬兼施,虚实结合,然后去做我们的终端和终端的覆盖。在这里面有一个东西还是讲的商业模型,有些事情我们强调什么是你的,实际上互联网用户是最不忠诚的,今天是你的,明天就不是你的,能不能做到不为所有就为所用,人家的渠道就是你的渠道,人家的资源就是你的资源,人家的客户就是你的客户,在这点上是我一直在追求的。

  第一个话题汇报完我们的商业探索,第二个话题讲良性发展,实际上还是四个字——协同发展。今天熊总没有向大家报告一件事,今年整个互联网7张牌照我们称之为是第一次能坐在一起干一件事,我们共同发起,成立了互联网电视广告联盟,这7张牌照第一次坐下来共同谋一件事情,这个事情有共同的利益,有共同的责任。共同的利益就是大家的广告流量是不是能够集中去销售,协同去销售。共同的责任,这个产业本身我们需要去提升,需要去拓展

  刚才我跟刘总还在探讨到最后我们的广告本身是在讲广告降价,现在互联网广告的价格实际上是比照互联网网站的广告价格,但是它的广告效果它应该跟我们的电视台的显示效果是不次于它的,但是价格可能差了4倍。我们希望我们能够按照市场原则,我们协同起来发现我们的价值,证明我们的价值,从而形成一套我们的互联网电视广告的定价标准,这对于这个行业是良性的。这只是一个引子,因为这件事应该由熊总来讲。整个互联网电视产业靠一家谁都做不成,靠政府也做不成,靠7张牌照也做不成,靠终端厂商和BAT都是做不成的。在这个过程中只有协同发展,怎么协同?我们的主管单位跟牌照方之间的协同,牌照方和牌照方之间的协同,牌照方跟内容方的协同,牌照方跟终端厂商的协同等等的协同。只有这种协同才能够真正促进这个产业良性发展。

  而在这里面我想跟大家报告和探讨一件事情,我们现在都在讲播控,我们有播控平台,但经常播控平台对接了一个盒子,这个盒子被别人刷机了,这种软的管控是不到位的。所以国广东方,特别是我们旗下的终端公司环球智达,我们在谋求播控的硬件方,播控的芯片方,能不能把一些主体的播控功能变成硬件,这应该是我们今年已经做的一件事情,我们环球智达已经出了40万芯片,跟某芯片厂商在做这方面的实验。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是我们行业的事,这需要我们大家共同参与,共同协同。芯片化的趋视,我希望行业能够形成共识,最后形成标准,这是我们大家需要探索的。同时,还有商业探索,现在一个电视机要赔200块钱,有的人赔300,赔400,这是一个生态吗?我们希望大家同业一起,在播控的硬件化上,在协同上跟大家一起来做。

  国广东方一直是秉承着广结善缘、合作共赢的态度和大家一起来共同繁荣这个市场,也欢迎大家多支持、多批评,多执政,谢谢。

1产业生态.jpg

协同发展2.jpg

3精耕细作.jpg

 

责任编辑:樊红敏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