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电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互联网电视 > 厂商动态

天籁K歌郝杰:好产品只为满足需求而生

作者:    来源:网易科技报道    发布时间:2016-05-04 16:48:54

  【流媒体网】摘要:天籁K歌的智能麦克风到底有何不同呢?首先区别于我们平时使用的蓝牙或WIFI麦克风。这些产品的对于信号的干扰能力抵抗比较弱,很多时候互相都会出现干扰。最常见的就是在卡拉ok唱歌时会间歇性出现爆音或信号干扰产生的杂音。

  

 


 

天籁K歌郝杰:好的产品就是满足用户需求

 

  麦克风在我们生活中是很常见的东西,往往人们在闲暇之余唱歌就会用到。那么如果麦克风也智能化,并且跟App进行绑定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今天,我们恰巧与天籁K歌的COO郝杰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并由此揭开了一个看似简单的智能麦克风到底与传统麦克风有怎样的差别。

  天籁K歌智能麦克风 800兆频段传输信号

  天籁K歌的智能麦克风到底有何不同呢?首先区别于我们平时使用的蓝牙或WIFI麦克风。这些产品的对于信号的干扰能力抵抗比较弱,很多时候互相都会出现干扰。最常见的就是在卡拉ok唱歌时会间歇性出现爆音或信号干扰产生的杂音。

  天籁K歌选用在800兆的频率上建立了一套无线收发的射频电路,用这个电路去传输模拟信号,这样的好处是频率很干净、声音原汁原味,而且完全无延时。许多专业大型的KTV也采用和我们相似的技术,所以天籁K歌智能麦克风有别于传统麦克风的最大去区别就是,降低声音的再处理提升歌声的原汁原味。

  天籁K歌智能与App的结合是专为大屏时代准备的

  一手遥控器一手麦克风并不是很好的体验,所谓我们把控制按键设计在天籁K歌智能麦克风的手柄上,就是希望使用者可以拿着麦克风想唱就唱,让操控变得更加合理。天籁K歌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很多智能电视上都安装了这款APP。我们是依托软件建立的体系,是用成熟的软件搭配硬件产品,从而应对“众乐”这个领域。

  包括大屏幕电视和智能手机,用户需要的是在家中体验KTV般的体验效果,但想要做到专业KTV的效果需要很强的专业性。天籁K歌之所以说是为大屏时代准备的,就是因为在专利技术的芯片上建了直通道,将解决方案直接安置在芯片的底层上,这样得到的最直观效果就是你会发现即使通过简单的设备,也能得到几乎等同于KTV的音效体验。产品的设计思路其实很简单,就是用更低的成本,打造更强大的家庭娱乐空间,贯穿软硬结合的一站式解决思路。

  

天籁K歌郝杰:好的产品就是满足用户需求

 

  曲库的更新频率可保证与新歌诞生频率同步

  目前天籁K歌都是和中国正版音乐曲库对接此外也和各家权利人开放合作,目前腾讯、海洋、网易这些企业也是中国正版音乐曲库重要的的积极的参与者,所以我们对接的曲库的数量是非常大也是非常全的,而且我们全部是带着MV的,你唱歌完全是有KTV的体验,而且还是高档专业KTV的体验。

  在整种保证品质的前提下,我们的更新频率是跟现在的新歌诞生频率是基本同步的。就是一出来新歌,只要有可以用来唱K的MV版,我们就会有更新,因为我们跟版权方合作已经是非常正规的合作,而且我们也是他们内容到达用户,宣传推广的一个重要渠道。

  已经开始进军新马泰等国际市场

  第一站就在新马泰的主要原因是包括中日韩,都有卡拉OK的文化习俗,所以市场需求相对较大。其次通过对这些地区的考虑,我们发现无论是当地的运营商还是经销商都很愿意更多元化的产品进入到这个市场。另外,进军国际市场也有诸多好处,因为会借此增加当地的歌曲内容。

  产品定价需要用市场考量 未来可能会提供付费服务

  天籁K歌智能麦克风的定价是599元,这个价格其实对于当下有需求的用户而言并不高。天籁K歌不会靠硬件盈利,我们希望通过服务来获得收入来去维持我们的生长,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当然价格是用户考量产品的重要因素,我们希望让使用者真正的了解这款产品,而后通过市场销量和反馈来鉴证这款产品的定价。我们在坚持做好自己,同时也秉承着好产品就是满足用户需求的准则在前行。另外,未来天籁K歌在软件层面可能会推出付费服务,盈利的大方向还是依托软件。

  以下为专访实录:

  记者:据我了解这款K歌软件和唱吧算是做手机APP比较早的一批了,天籁K歌软件我也看了,这个唱歌软件真的是专门为我们的大屏时代而准备的,这个您是出于什么考虑的,因为毕竟现在移动领域还是比较火的。

  郝杰:我们小时候学过一句话叫做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个人场景的娱乐我们叫自娱自乐,与这个自娱自乐相比,家庭更是娱乐的主要场景主战场,在家庭里面我们中国人最传统的娱乐是两件事情,一个是歌一个是舞,腾讯前段时间发布过一个报告说中国人的家庭娱乐生活主要分成三种,40%是基本没有家庭娱乐生活的,剩下的人27%是广场舞,23%是卡拉OK,这个卡拉OK,原来最早90年代末2000年初的时候,那时候家庭有卡拉OK、万利达卖得最火,我年纪大一点,我经历过,那时候在国美、苏宁,什么夏新卖的DVD卖200块钱,还没什么人买,福建的一个企业——万利达他的歌王的DVD卖1999元,还要卖断货,那个时候我们去街上的小饭馆吃饭的时候,在墙角吊着有一个彩球在这边有一个电视机,而且这个电视机还特破,但总有一堆人吃好喝好在那里嗨唱,这个也是众乐,是家庭娱乐扩展到聚会娱乐,在众乐的场景下,大家是要一起去唱歌、互动和分享的。

  从天籁本身来看,我们的价值观是要给千家万户提供最好的去寻找快乐的方法。我们要帮他们建设他们的美好生活。这种情况下我们势必不可能把众乐的领域忽视掉,大屏这么重要的、能给人带来快乐的领域必然成为我们确定公司战略一个拉动的力量,另一方面也还有一个推动的力量,就是在大屏上,包括手机上,你真的想要做到和专业KTV一样的体验是需要很强的技术的,比如说我们现在打开手机打开电视,你如果去唱歌的话,你原来经常会遇到一个问题就是说你的耳朵是听不到你的声音从喇叭出来的,我们叫耳返,那是因为安卓系统的延迟很长,在安卓系统里面如果把耳返播放出来的话,基本上要慢一拍到半拍,你完全是没办法去唱歌的。

  我我们用天籁自己的技术,我们的专利技术是在芯片上面建立了一个到达我们产品的直通的通道,我们绕开了安卓系统,对所有的芯片,包括各种电视芯片和手机芯片,我们全部在芯片底层把我们的技术方案放了进去,使得我们不管在电视大屏还是在手机小屏唱歌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耳反的体验跟KTV是一样,此外,我们的团队在做国家标准的时候,做了很多相关的技术,包括做了很多音效,这些效果是安卓原来没有的,比如说我们既支持场景的效果,有KTV模式、演唱会模式、录音棚模式,还支持用背景效果,可以说我这是在海边上,可以说我这是在山谷里,也可以说我在空旷的草原上,我们还有风格效果,比如爵士、摇滚、Rap,我们把这些效果叫做声音滤镜,就好像图片领域里的美图秀秀一样,这些技术的加入进一步提升用户的体验,所有这些东西是我们自己的技术能支撑的,是我们在手机独乐和大屏众乐等方面都可以提供最优秀的用户体验的推动力量。

  刚才我在外面跟凤凰网的老师介绍的我们做智能麦克风这件事情,麦克风看起来简单,市场有那么多麦克风十几块二十几块的,至少你插到PC上也能用,但是我们知道当你用这种麦克风接到电视上去唱歌的时候,光是那根长长的线就足够让你家茶几上各种东西遭殃了,所以众乐场景下麦克风的形态趋势是走向无线的。对于无线麦克风来说,常见的解决方案是用蓝牙或者用WIFI,确实,蓝牙和WIFI是可以建立起来一条无线通道的,但是他也有比较大的弊端,一方面现在各家各户都在大量使用蓝牙和WIFI,互相的干扰很严重,另一方面蓝牙和WIFI的延时都比较大。此外,采用蓝牙或WIFI方案的话,无线信道中传输的是数字信号,而我们说出来和听到的都只能是模拟信号,就是意味着麦克风拾音器取回来的声音要先经过好几道模拟到数字再到模拟的处理,很难保证你唱歌声音的原汁原味。考虑到这些,我们在做麦克风的时候就没有用这样通用的技术,而是用我们自己的技术。我们做在800兆的频率上建立了一套无线收发的射频电路,用这个电路去传输模拟信号,这样的好处是频率很干净、声音原汁原味,而且完全无延时。

  有些专业的大型KTV也用了和我们类似的技术,但是在他们那里,无线的接收器是一个个头很大的机器,竖着好几根又长又粗的天线,如果把这个接收器放在家里,那是非常丑的。而在我们的技术方案里面,我们把这个大机器做成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芯片,这个学名叫模拟集成电路,很完美地解决了颜值问题。一般来说,采用射频信号去无线传输声音这种模拟信号,在技术上有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就是频点的占用问题,在对数字信号做无线传输的时候,我们遇到频点占用问题,可以用时分多址、码分多址这些技术去解决,但是对于模拟信号来说,压根儿就没有地址这个概念,只要你占了这个频点被你占了,我就不能用了,专业KTV的情况还好一些,房间比较大,房间墙壁的屏蔽性装修的比较好,这样可以基本上保证这个房间里面的信号不会传到别的房间里面去占用别人的频点,但在咱们现在的居住环境里面,客厅面积一般都不大,也不会装修成KTV包厢那样,如果有人简单地模仿我们天籁,说也做一款类似的无线麦克风,那就得要求用户唱歌之前先给左右邻居、楼上楼下打一圈电话,说我们家要唱歌了几点到几点这个期间你家就别唱了,想想都很尴尬呢,是不是?

  其实我们天籁在这款麦克风上使用了一项自己独有的技术,能够自动的变换频点,这样在你家楼上唱歌的时候,如果你打开天籁的麦克风,那么这个麦克风会自动找到空闲的频点,自动去用这个频点去发送和接受信号,如果下一个麦克风进来发现前两个频点都被别人占了,它就会自动去找到和使用第三个频点,这样我们会发现所有楼上楼下所有邻居大家都可以同时唱歌,而且每一个麦克风都是自动找到自己的频点,完全不需要用户来操心,更不需要唱歌前去给左邻右舍打电话。所以我们在从软件到硬件所有的细节里面所投入的这些个技术是为了能够给用户最好的体验,这些技术能力是我们的推力。总而言之,我们自己的价值观、追求的目标是拉力,我们的技术储备、技术能力是推力,合在一起使得我们能够为独乐和众乐、为手机小屏和电视大屏都做出给用户带来最优质体验、带来快乐的产品。

  记者:我听郝总的意思是对现在家庭娱乐观的认识,要把我们所谓的现在很多人都在讲碎片时间,把碎片时间利用好,于是移动端的一些设备,移动端应用就出现了,其实我们就是要家庭跟家庭成员在一起的时间我们要把它利用好,增加人与人的互联性,毕竟是人的社会,有没有这种可能,推出麦克风以后,您有技术功底,我们再推出其他产品,比如音箱,我家装修完以后,如果我想有一个KTV的效果,我再想有这个效果,我们可能就要凿墙。我们天籁K歌在以后推出一款无线音箱,也是用那个基础,在四个地方布上点位。

  郝杰:我就着你的这个话题说两句,第一,我们后续会推出你提到的这些产品,第二,就音箱而言,你也不用买四个音箱,天籁可以让你用两个音箱就得到完整的家庭影院环绕声的效果,凡是能够进一步给用户带来好的体验带来快乐的功能和产品,都是我们会去做的。而且,我们不仅仅会在大屏在家庭的美好生活方面发力,我们同样会在个人在碎片时间为用户提供最优质的服务,并且我们把手机上的碎片时间和你家庭里面的相聚时光彻底打通了,天籁不仅有大屏的应用,我们手机的APP也是很受欢迎的,另外我们还有150多家品牌KTV在使用天籁的系统,我们和这些大型的、专业的KTV实体店的合作,不是资本层面的,而是技术和产品层面的,我们用自己的技术和产品平台,把KTV现有的硬件也好,环境也好,装修也好,甚至说酒水服务也好,都充分地利用起来,然后让KTV和家庭和个人碎片时间三者全部打通,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你在家可以听到你自己在KTV唱的歌,你在巴厘岛的海边也可以跟北京KTV里欢唱的朋友打榜。

  记者:我刚才看到公司的产品介绍,已经在和一些品牌有合作,像创维、海信、TCL和海尔这种,当前有没有跟一些智能电视合作?是已经有预装的系统了吗?

  郝杰:现在基本上没有不预装天籁K歌的电视品牌和型号了,所有的康佳、海尔、海信、长虹、TCL、创维这六大家。也包括我们这两年逐渐熟悉起来的乐视、爱尚、微鲸、优酷等,我们全部都有合作,而且他们都预装了天籁K歌的产品。

  记者:还有一个您这个麦克风跟传统的麦克风除了价格还有其他的优势是体现在哪几块。

  郝杰:除了在前面讲到的无线传输、以及在延时、音效方面的优势外,另外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优势,我们已经把它打造成了一个娱乐平台的重要入口,在这个麦克风的主机里面,天籁提供了一个完整的平台,你在这里面不仅可以用麦克风唱,你还可以用它和它的主机去看芒果TV视频综艺,还可以去学广场舞,如果家里有小孩的话,有直播和录播的亲子教育,如果我是很年轻很时尚的上班族还可以看到网红主播,如果喜欢打游戏,我可以看到电竞直播。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很丰满的娱乐平台,麦克风是一个切入点,是一个使用的工具,除了唱歌这一件事情以外,其他所有跟快乐有关的事情,都在我们的平台上跟用户见面,有些已经上线了,有些还在上线的过程当中。

  记者:那咱们的音乐比如说曲库,它是有多少收入,更新频率是怎么样的,是否跟KTV的保持一致。

  郝杰:我们现在整个的曲库都是和国家正在大力建设和推进的中国正版音乐曲库对接,此外也和各家权利人开放合作,目前腾讯、海洋、网易这些企业也是中国正版音乐曲库重要的的积极的参与者,所以我们对接的曲库的数量是非常大也是非常全的,而且我们全部是带着MV的,你唱歌完全是有KTV的体验,而且还是高档专业KTV的体验,不是说我走到特别小的KTV档口里面遇到的那种口水歌,所谓口水歌是早期台商在大陆做KTV的时候定义出来的,就是比如原唱不用歌星的原声,另外找个人来唱,背景也不用原来的视频,而是找个美女去海边穿着比基尼拍。我们的曲库是绝对不用这种口水歌的,我们用的是歌星的原声、歌星自己拍摄的有故事的MV或者演唱会。在整种保证品质的前提下,我们的更新频率是跟现在的新歌诞生频率是基本同步的。就是一出来新歌,只要有可以用来唱K的MV版,我们就会有更新,因为我们跟版权方合作已经是非常正规的合作,而且我们也是他们内容到达用户,宣传推广的一个重要渠道。现在经常会有制作公司找我们说我们这里有一首新歌,希望可以通过天籁跟用户见面,另外包括一些知名的明星在天籁做MV的首发,比如周杰伦去年的新歌明明就和红尘客栈就是在天籁首发的。

  记者: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产品在应用产品这块有没有考虑到如果是住楼房有没有对用户的影响。

  郝杰:有的,肯定有的,两个方法,一个方法把音箱声音调小一点,第二个方法把大家请到家里一起开心。本来现在人和人的邻里关系就很陌生,我们家的隔壁老太太遛狗的时候我上班,我们没有什么交流,但是我们家的天籁K歌可能有老太太喜欢的东西,广场舞蹈有,老歌也有,我们可以一起来唱。

  记者:您刚才有讲跟这些主流的电视厂商都进行了合作,我的问题就是我们主打的理念是插上很快就能用,是不是可以理解成您跟他们建立了这层的合作导致咱们产品插上就可以用。

  郝杰:对于智能麦克风来说,更主要的是基于我们自己的技术,不仅现在主流电视厂商新生产和销售的智能电视,就是古老的CRT那种背后一个大鼓包的,还有前些年不带安卓系统的液晶电视,还有像三星这种不用安卓而是用自己操作系统的电视,我们的智能麦克风都是即插即用,现在没有使用安卓系统的电视大概还有4亿多的存量,我们可以让不用换成安卓电视就可以尽享欢唱乐趣,体验快乐时光。

  记者:相当于咱们的合作技术是集中在主机里面,那为什么会考虑在麦克风上面加入按键。

  郝杰:对于用户来说,左手一个麦克风、右手一个摇控器并不是好的体验,对用户真正最合适的场景是我拿着它想唱直接就能唱、想操作各种功能直接就可以操作,不要左右手来回换。所以我们把遥控器做到了麦克风小小的盖板上面,唱歌的时候是麦克风,操作的时候是遥控器,这样用户最方便,而且我们为此把麦克风的重量控制在对用户非常合适的程度上,你既不觉得唱歌的时候它轻,也不会觉得操作功能的时候太重。这个重量是我们经过很多测试,从年轻人到老年人,一个一个去试,最后统计分析出来的结果,是大家普遍都比较喜欢的。

  记者:再问一个问题,刚才您也提到了跟网易云音乐、QQ音乐是在一个等级,其实这个资源授权方面可以等同使用两家的,比如网易云音乐和QQ音乐的所有资源吗?

  郝杰:这里面的一个细节的是网易云音乐、腾讯音乐都有上千万的曲库,但是这些曲库99.9%是跟卡拉OK没有关系的,是你听歌用的。卡拉OK的曲库特别是带MV的曲库总共也就是十几万首,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在过去的大半年的时间,在版权局的推动下,实际上无论是腾讯、海洋还是网易云音乐他们彼此都做了转授权,从消费者和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这种平台化和统一管理是非常有必要的,否则不同的歌要分别去不同的内容商那里去买VIP,真正不方便的是消费者,这个和看电视一样,如果看这部剧,我要买这家的VIP,看那部剧,要买那家的VIP,用户就得折腾来折腾去,体验很不爽。所以版权局为了大家的良性发展,在推动中国正版音乐曲库这样一个互相授权和统一管理的平台,那这个统一平台的概念就相当于各版权方打开自己的水龙头把水注进一个统一的水池子里面,所有的用户都从这个水池里取水,这样对用户来讲也不用关心水是从哪个龙头来的,我只管付费用就好,最后这个正版曲库再根据各家注入资源的被使用情况按比例和各家结账,张三注入的内容使用量大,那就给张三多分钱,李四注入的资源没有人用,那李四就分不到钱,这样对整个音乐产业的发展就可以形成良性循环。两天前4月26号国际知识产权日,在北京举办了第六届北京音乐版权保护与产业发展的论坛,在这个会议上面,国家和北京版权局的领导和腾讯、海洋、网易的代表都去了,都明确赞同要通过中国正版音乐曲库这个平台去迎接互联网付费数字时代的到来。

  记者:之前咱们也做了评测,当时也是有一些小问题,我看到在收集我们的一些反馈,咱们收集反馈的目的是不是想在下一代产品进行优化更新。

  郝杰:我们会立即改进。

  记者:就是说这些问题在正式版上市之前就会改进。

  郝杰:对。

  记者:还有一个咱们生态,咱们有没有版权产品APP。咱们未来怎么规划生态。

  郝杰:我想这个事不管用生态还是其他的概念来表述,本质上都是围绕着用户的需求,围绕着我们的愿景,让用户的生活更美好,天籁的口号是我们要把用户和快乐连接起来,我们围绕这样的一个主题,我们最大限度地提供资源,让用户将快乐达到最大值,这里面不仅是有硬件、有内容,还有其他各种服务。我打个比方,假设李宇春要开个人演唱会,他全国各地的歌迷要乘飞机住酒店来现场,那我们可不可以就直接在线上做一个演唱会?纯粹的线上、完全没有线下的成分,演唱会的曲目也不都是事先定好的,而是用户实时投票选出来的?所有这些设想,所有这些事情,我们正在做,正在让她变成现实,让我们的这些努力给每一个人体验新的快乐。

  记者:我要补充一个问题,现在VR很火,直播都在用VR的方式,之前我们参加了一个VR的发布会,直播的过程中您刚刚提到咱们也可能在现场进行直播,您提出咱们有可能在线上直播,有没有考虑过用VR做直播。

  郝杰:我觉得用什么样的技术手段是看用户的需要,比如说通过VR,我们戴上眼镜可以看到明星就在面前,但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听到的声音没有临场感的话,这虚拟现实的场景就被破坏了,所以这个时候的声音一定要是环绕声。因此,在我们看来,无论是VR还是其他的技术,我们都需要在适合用户使用场景的情况下提供给用户,让用户得到最恰当的感受到。总而言之技术是工具,在我们所有的技术当中,我们肯定是根据用户的需求在各个领域的产品里面去分别推出。我们不会把它的当做一个噱头,我们会把他当成满足用户需求的方法。

  记者:我问一个问题,咱们麦克风有一个功能是做用户的交互,这个我们自己已在内部做分享,比如说我们主流第三方流行的品牌的问题。

  郝杰:会有。

  记者:我们在分享的时候是出音频的分享,有没有想过视频的分享。

  郝杰:我们音频、视频都会支持,我们还特别支持自拍的分享,我们会列出一个选项,另外有些用户对流量很敏感的,他也不愿意说我点开了都是视频,因为这两个毕竟流量是不小的,所以我们会把它分开来,根据用户自己的意愿,你想分享音频就分享音频、分享视频就分享视频,想分享自拍就分享自拍。

  记者:我们的直播呢?

  郝杰:需要再增加一个无线的摄像头,这个需要逐步的推向市场,让用户可以玩的越来越high,而且我们这种的推出有一个策略,就是说绝对不让你重复花钱,绝对不会因为下一代产品出来,原来的产品就要扔掉。

  记者:还有咱们现在关于K歌这部分,其实我身边有些朋友是喜欢配音的,比如一些影视他们很喜欢,咱们有没有考虑这块。

  郝杰:这块我们有,而且在我们手机版是有实现的,因为手机你输入很方便。我们手机版有这样一个功能,你可以重新编曲,你可以重新写词,你可以只用伴奏音乐,或者只用视频,完全改编成你自己的作品,其实就是跟你说的一回事,我用的是电影,我用我的对白替换他的对白,这就是配音,而且我们把他说的这句话以字幕的方式合成到视频里去。

  记者:就是他只要说,字幕就可以做。

  郝杰:他可以去输入,也可以自己去校对,我们手机版的用户玩得非常多,我给你举个例子,我们有位用户是个退休的老师,他组织了三十多人分多个声部的合唱,这个作品在我们社区的历史榜单上面还是前十。

  记者:就这种我们提供的技术方面还是不难实现。

  郝杰:对都已经实现了。

  记者:您刚刚说咱们跟国内的都有合作,在国际上有没有一些合作,就是进军海外市场。

  郝杰:海外市场我们已经进军了,我们可能第一站会是在新马泰。

  记者:为什么会在哪?

  郝杰:因为东南亚包括中日韩,这些区域的卡拉OK是很自然的事情,是文化习惯,所以用户对这块需求最大,第二阶段我前几个月去这几个国家,我去跟华为一起参加他们在这个地方的峰会,我们发现有很多的合作伙伴在等着这个产品,而且无论是当地电信运营商、还是经销商,或是卖硬件领域的人、或是当版权人唱片公司,都很愿意达成这样的合作。所以我们现在已经在这三个地方和相关的合作伙伴在推动这个项目,很快在当地的服务器、CDN都会建立起来,因为我们相信这样的一个产品在当地如果想服务好的话,你不能说我把中文的产品做好就OK了,可能里面有一些华侨,会唱中文歌的,但是一些当地土生土长的泰国人、马来西亚人,他们想唱本地的歌曲,所以我们跟当地的版权方合作,他们会把当地流行的本地语言的歌曲放进来。

  记者:咱们怎么来拓展这方面的市场?就是音箱这方面的。

  郝杰:音箱方面,我们要去满足市场需求是围绕着家庭、个人和聚会,这三个场景的泛娱乐需求。这些娱乐相关的周边设备或者说软件业务的内容都是我们现在致力发展的方向,其实有一些是天籁自己做,有一些是与第三方合作的。

  记者:也就是产品不光是家庭的,还有一些卡拉OK的场所。

  郝杰:现在已经有150多品牌的卡拉OK在用天籁的系统,除了传统的量贩式KTV外,还有比较年轻时尚的音乐酒吧,你在那里面可以唱歌也可以跳舞。

  记者:什么时候产品销售,咱们在哪买。

  郝杰:除了前一批抢购的以外,我们正式销售会在5月的中间,10号到20号中间,我们会是全渠道的售卖,除了电商,特别是在天籁APP的社区内,如果你是天籁社区的资深用户买还会有很多优惠,我们还会跟其他的合作伙伴在线售卖,也会有其他的销售渠道。

  记者:咱们这个麦克风是在录制的时候,对于周围环境的比如在录的时候有没有降噪?

  郝杰:第一,我们用的是有指向性的拾音器,对演唱者这个方向可以很灵敏,而对其他方向的声音不敏感;第二,另外我们在拾音之后有一整套的软硬件降噪处理技术。

  记者:我有一个最敏感的问题,是定价,您觉得大众接受程度会怎么样。

  郝杰:我不好说这个价格是贵还是便宜,我觉得那个不是我说了算的,对这个产品的接受程度要由用户实际的购买意愿来决定,不过从目前我们的销售情况来看,还是非常火爆、得到了用户的广泛认可的。

  记者:所以您给个预期。

  郝杰:目前我们使用的各项技术和元件,全部加起来就是这个价格,未来这个价格能不能进一步下降,那就看技术进一步进步的水平。另外来讲我觉得这个里面不管他的声音质量还是说他的元件,你可以与森海赛尔、舒尔,这些大品牌做对比,我认为对用户来说应该是物超所值。未来我们也会坚持在保证好用、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尽量地减少用户拥有它的成本。

  记者:公司有销量的预期吗?

  郝杰:销量的预计我们目前没有做,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两方面,一方面是从我们合作伙伴的渠道,因为有的要订货,再一方面就是我们的产能能不能满足这个要求,我们也在加大,我们的代工厂是富士康,我相信他能满足苹果的要求也能满足我们的要求。

  记者:刚才已经问到了硬件的情况,咱们的产品推出了以后,是靠硬件盈利还是靠服务盈利?

  郝杰:我们不会靠硬件盈利;我们希望通过服务来获得收入,来去维持我们的生长,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但是我们一定要服务和硬件真正的物有所值。

  记者: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以后会有付费版。

 

  郝杰:会有,会对各种付费的渠道,同样他也会得到不同的东西,比如有些MV首发的时候,版权方要求这必须是付费,我们就给他提供不同的东西。

责任编辑:赵丽娜
版权声明:凡来源标注有“流媒体网”字样的文章,版权均属流媒体网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媒体网”。非本站出处的文章为本站转载,观点供业内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

相关新闻

{$Hits}